广元新闻网首页   广元手机报   注册   登录  
新闻 |  党务 |  旅游 |  专题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美食 |  女性 |  摄影 |  评论 |  视频 |  民生 |  教育 |  论坛 |  线索 |  读书
 新闻中心 |  广元要闻  |  民生新闻  |  评论  |  社会  |  权威发布  |  四川  |  外媒看广元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本月本地新闻点击排行
   本月资讯排行榜
   广元网视精品视频
   1号码头社区推荐贴文
    

走遍中国(三十五):国清寺,天台山上的隋代古刹和佛教天台宗的祖庭!
2020-07-20 08:58:24 来源:美篇
 

在我国浙江东部的台州市天台县深山老林里,有一座名山,叫天台山。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名闻国内外。历代不少著名诗人写下了很多赞美天台山景色的诗篇。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徐霞客游记》的开篇里,写的就是天台山。如今,霞客古道,仍在悠悠岁月中回响,吸引着有缘人来寻源。

然而,天台山的名声,主要还是来源于山间的一座寺院,这便是国清寺。这座声名远扬的隋代古刹,已经见证了1400多年的历史。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国清寺既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的发源地,也是日本、韩国以及世界各地佛教天台宗的祖庭。

2020年6月30日清晨,我们一行5人,慕名从天台山麓正中央,处在半山腰的最有名的民宿,浪水溪山居出发,去游览隋代古刹国清寺,感受国清寺的千年风雨沧桑,领略智者大师开创的中国佛教天台宗,了解国清寺宗风在海外的远播。

一路上,细雨绵绵,树林茂密,清溪潺潺,我呼吸着从车窗外透进的清新空气,感到格外的凉爽。大约不到半个小时,汽车就从浪水溪山居到达了国清寺的山门外。

 
 
 
 

   一、走进隋代古刹国清寺

   国清寺坐落于四面环山的“五峰层叠郁苕绕,双涧回环锁佛寮”世外桃源式的地理环境之中。夏雨洗涤后的国清寺,景色更是显得非常的迷人。远远望去,国清寺是那么的风景优美,清幽深邃,山水秀丽,风光旖旎,尽显层林染翠之美。

     国清寺是隋朝开皇年间为晋王的杨广,也就是后来的隋炀帝,遵照智者大师亲手绘制的图样兴建的。唐代以后,国清寺屡有兴废,现在的建筑为清代雍正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734年重修。它是一个大型建筑群,面积19600平方米,殿堂屋宇600多间。它以四条纵轴为主体,其中包括四殿五楼、四堂、二亭和一室。成为我国最完整的寺院之一。

       走近国清寺山门前,只见有七座佛塔,据说是为纪念“过去七佛”而建,他们分别是: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和释迦牟尼佛。七佛塔的上方,可以看到“一行禅师墓”,据说这只是一行的衣冠冢。

走过七佛塔进国清寺,必经一亭一桥。亭名“寒拾亭”,桥名“丰干桥”。寒拾亭,亭平面呈长方形,形似南方乡村的凉亭,南北有门相通,门上横匾题“五峰胜境”和“万松深处”。

     丰干桥架于“双溪回澜”之上,是一座造型古朴,块石砌筑的单拱桥,两端有神态生动的石狮守护。走过丰干桥,“隋代古刹”照壁便豁然横陈于面前。照壁之后就是庄严的红色寺门,檐下的横匾上赫然是红底金字的“国清讲寺”。虽然一向被呼作国清寺,但据寺内的僧人说,国清寺寺门横匾所写的“国清讲寺”正是寺庙的全名,也就是讲经说法、研究佛礼的地方。一个“讲”字道出了国清在佛教渊源中的地位

     照壁左侧有黄色短墙,题“双涧回澜”。西侧有一石碑,上书“一行到此水西流”。这是为了纪念唐代著名的天文学家一行到这里学算而建的。

据介绍,一行俗名张遂,是《大衍历》的编制者,是世界上最早用科学方法实测地球子午线长度的天文学大师,也是中国佛教密宗祖师之一。一行全国各地到处求学算法,听说天台山国清寺有位法名达真的高僧精通算法,就不辞辛劳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国清寺向达真和尚求教。因为一行不远万里前来天台山虔诚拜师学算的行为,感动了上苍,连看起来平常的溪水也自东向西逆流了,从此丰干桥头留下了“一行到此水西流”的故事。

国清寺的寺门也是与众不同,转过“隋代古刹”那块大大的照壁,见一朝东敞开一小山门,原来这才是国清寺的正门。据介绍,国清寺山门东开,是寓意“紫气东来” 。

走进正门,迎面看到两只雕刻地惟妙惟肖的威武石狮子,一头母狮一头雄狮,据说是“母狮戏小狮,公狮踩绣球” 。此对石狮,原为中国故宫博物院所有,后放置于国清寺内。石狮子猛一看,完全相同,但细看之下,方能发现其微妙之处。一狮手下轻抚小狮,充溢母爱,为母狮。另一狮手握滚球,运筹帷幄于一身,为公狮。雕刻技艺,实为一绝。

游览国清寺的四大殿,从弥勒佛殿、雨花殿到大雄宝殿和观音殿,我拾阶而上,一殿高于一殿,觉得气势十分的雄伟。进寺以后的第一座佛殿弥勒殿,也是寺院的山门殿。弥勒殿的门前,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分立两旁,镇守着这方佛门净土。可以看到它造型俊美、活泼可人,由整块汉白玉精雕而成,高2.28米,是清代的珍贵文物。殿的正中供奉的是弥勒菩萨,他是未来佛。他袒胸露腹,满面笑容,使人一进入山门,就感受到佛门广大,心生欢喜。有一幅对联写的好“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因为他肚皮极大,又整天乐呵呵的背着大布袋游街窜巷,乐善好施,总是“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多少自在”,人们都喜欢叫他布袋和尚。

来到雨花殿,只见殿中供奉着“四大天王”的神像,民间传说“四大天王”象征“风调雨顺”。据说,隋朝年间,天台山突发瘟疫,天台宗五祖灌顶大师为了拯救黎民百姓,在这里设坛祈祷,连续七天,有的说四十九天诵经不绝,其精诚所至,感动天庭,天上下起法雨天花,消除了瘟疫之灾,故得此名。

     大雄宝殿是国清寺的中心。一进殿门,香气袭人,金光耀眼。端坐在莲花宝座上的释迦牟尼像,是青铜铸成的,重达13吨。两旁的十八罗汉,都是楠木雕成,外贴真金,雕像形态多姿,各有个性,表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高超的艺术智能和创造力。释迦牟尼佛像的后面,有巨大的“慈航普渡”的壁塑。塑有观音菩萨和南海全景,十分精巧,十分宏伟。画面上普陀山重峦叠嶂,山下波涛汹涌,观音大士手执净瓶,脚踏巨鳌,神态潇洒,立于海上,身旁的善财童子,天真活泼,笑容可掬,拱手朝拜。壁塑中的众多佛像,也各具神姿,栩栩如生。

      观音殿是专门供奉观世音菩萨的殿堂。观音殿中供奉的主尊是“千手观音”。据说观音在过去无量劫时,听了千光王静住如来说《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后,发誓要为所有的众生谋利益。显然,靠一双手和两只眼睛是忙不过来的,所以长出一千只手和一千只眼,故又称“千手千眼观世音”。

     到国清寺朝拜的人,没有不去观赏隋梅的。我见到六角梅亭前的这株老梅主干已枯,但苍老遒劲、冠盖丈余,旁边萌长出许多条枝干,七扭八缠,攀附在主干上,极像一株千年古藤树。相传是国清寺第一任住持灌顶禅师亲手栽植,距今已有1300余年的树龄,它也是国内三株最古老的梅树之一。

隋梅虽已是千岁,但每年新春,仍然繁花满树,暗香浮动。游人在梅亭小憩的时候,会倍感清新。每到大雪纷飞之际,暗香浮动,游人在梅亭小憩鉴赏,倍感清新。可以想象,寒日里深山幽寺,一株老梅怒放,那该是怎样的一番意境。邓拓对国清寺千年隋梅有《题梅》诗一首,曰:“剪取东风第一枝;半帘疏影坐题诗,不须胭粉添颜色,犹忆天台相见时。”

     在雨花殿的左侧有块碑,上书一个“鹅”字,最妙的是,这个字一半是书圣王羲之的真迹,另一半却是由天台人曹抡选补写的。据传,曹抡选发现这半块鹅字碑后,便确认出自王羲之手笔,决心补全这个残碑,他日夜临摹王羲之的碑贴,整整练了七年,终于补上了这个残缺的半边。现在看来,整个字似乎是一气呵成,完全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也不由得钦佩古人有着怎么样的一种恒心,可以拿一个字写出整整七年的漫长岁月。

      在五百罗汉堂,只见五百罗汉,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在文物室里,我拜见了智者大师的一帧画像,只见身着僧衣,相貌堂堂,神采奕奕,面色红润,仿佛站在你面前,一派蔼然。有人说,无论你走向其左侧右侧,他“目有重瞳子”的双眸都会慈祥地观照于你,我试着走了一下,果然如此,真令人惊叹!

在国清寺登高远望,整个寺院坐落在天台山山麓万木森森的环抱之中,据碑石记载:“国清寺初名天台寺,缘智者开山时,曾示谶曰:‘寺若成,国即清’,故有今日之寺名”。《九域志》说:“齐州(今济南)灵岩,润州(今镇江)栖霞,荆州(今江陵)玉泉,并国清,为天下四绝”。因此,历代的名流雅士,都吟诗作赋,赞誉国清。

  在国清寺快要出口的地方,有一个叫鱼乐园的放生池,里面古木苍郁,鱼池如镜。鱼池是寺的放生池,呈圆形,周有铁栏,各色锦鱼,摇首摆尾,自得其乐,投以食饵,群鱼共抢,翻腾跳跃,情趣盎然。池东有一块雕刻精细高约6米的清乾隆皇帝的御题碑,碑文记载着国清寺的秀丽景色和历史沿革。鱼乐园池西边竖一块高约2米的石碑,上刻“鱼乐园”三个大字,为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手书。池旁有一小亭,曰“清心亭”,亭居高临下,飞檐翘角,内有石桌石凳,亭柱楹联书:“石上清泉松间明月,山光鸟性潭影人心”,写尽了园内赏心悦目的景趣。

    游至国清寺的周围,风景和古迹也是比比皆是。国清寺东南,最引人注目的,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古塔。这是有名的隋塔,也是国清寺的标志之一,建于1300多年前,塔身黄褐色,高59.3米,六面九级,空心,砖壁。壁上的佛像栩栩如生,极为精美。据介绍,塔顶上没有通常的尖形塔头,如果站在塔内,即可直接仰见蓝天。

    这里有个美丽的传说:观音菩萨与五百罗汉事先商定,由她来建造石梁桥,五百罗汉负责建造国清塔。约定于某夜同时开工,天亮为限,看谁造得快。观音菩萨法术高明,造桥并不需要砖石,只令潭中两条蛟龙腾空而起,彼此对接,便是势如彩虹的石梁桥。五百罗汉则实心实眼,逐块砌筑砖石,逐级建造佛塔。塔身用寺周村庄调运的灶台砖建造,塔头则用金地岭的岩石打造。塔身建成,正要搬运塔头时,鸡叫了,天亮了,只好停工。于是,国清寺的佛塔便缺了塔头,而金地岭则多了一座塔头寺。

当然,这只是传说。其实隋塔建造之初,每层都有架角,也有玲珑的塔顶。梁木方形,斗拱挑檐。平座倚柱,椽檐瓦拢。飞檐斗拱因为是木头制作的,毁于火灾,塔顶也被烧毁。经历多次火灾的隋塔,青砖变成了红砖,所以,塔身通体呈绛红色。

      从隋塔向西望去,在一个高高的山头上,又有一座赤城塔。有名的“赤城栖霞”,也是天台山八大景之一。每当落日红云,霞光万道,再看隋塔和赤城塔遥相辉映,格外雄伟瑰丽。

 
 
 

 二、国清寺的千年风雨沧桑

  岁月悠悠,天台山国清寺这座隋代古刹,已历经了1400多年的风雨沧桑。据史料记载,隋开皇十八年,也就是公元598年正月二十日,还是晋王的杨广,派遣司马王弘兴建。仁涛元年,也就是公元601年九月建成,依山为名,叫“天台寺”。大业元年,也就是公元605,隋炀帝杨广亲书“国清寺”篆额以赐。智越、灌顶相继担任住持。

 唐初,国清寺“宝势雄侈于古今,奇表严净于江汉”,与齐州灵岩寺、润州栖霞寺、荆州玉泉寺并称为“天下四绝”。

  盛唐以后,因新宗勃兴,天台宗黯然不彰。湛然创“无情有性”之说,复兴台宗,号称中兴之祖。会昌五年,也就是公元845年,武宗下诏灭佛,国清寺也被拆毁。

  大中五年,也就是公元851年重建,柳公权书写了“大中国清之寺”的匾额。不久因战乱波及,寺宇损坏严重。幸“国师”德韶发心重兴,并在大殿和山门前各砌两座砖塔,还建议吴越王钱镠遣使高丽、日本,求取散佚的台宗教籍,为宋初天台宗的复兴创造了条件。景德二年,也就是公元1005年,宋真宗赐金万两大修,诏改“景德国清寺”,建御书阁,后毁于火。

   南宋建炎二年,也就是公元1128年,国清寺重建。四年,也就是公元1130年,,诏令“易教为禅”,慧律、慧远等相继主持法席,国清成为禅宗“五山十刹”之一,香客游人纷至。状元王十朋有诗题壁:“十里松声接涧泉,清音入耳夜无眠。宜于四绝中称绝,谁向三贤后更贤。寺就已无陈日月,时清长是宋山川。明朝杖屐寻刘阮,不待桃花入洞天。”极尽赞美之词。

  自乾道四年,也就是公元1168年起,住持道逵、晓林、志南等在宁海募得海涂千亩垦荒种粮,建神运庄,农禅并举,以资寺费。

元时禅教之争,经性澄赴京具奏,成宗于元贞元年,也就是公元1295年赐玺书,复为国清讲寺,由必弘主之。但到至正元年,也就是公元1341年,又改由禅僧宗冕主持法席。   

明洪武二年,也就是公元1369,诏令兼通华严、天台两宗的禅僧昙噩再次担任住持,惨淡经营。此后,因遭大风雨破坏,殿宇倒塌,虽经朝廷赐金,施主助资,时有修复或新建,但规模已远非昔比。

清初,寺宇年久失修,日久颓垣。雍正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733年八月,帝遣工部郎中刘厚长督造,历时二载,赐额“庄严净域”。加上乾隆四十五年,也就是公元1780年,宝琳的新建,层檐列栋,金碧辉煌,奠定了现代国清寺的建筑格局。

民国初年,国清寺又渐现衰象。1931年,僧绅两界恭请退院可兴复任主持,与首座静权法师共图恢复。在谛闲法师的支持下,他们向当局力争,恢复了国清寺台宗祖庭的地位,并创设天台宗佛学研究社,陆续修缮三大殿,新建屋宇数十处,寺貌焕然一新。

建国后,寺僧遵循百丈禅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教导,在澹云住持带领下,白天参加农业生产,晚上精勤修持,寺风肃然。1958年,文化部拨款修寺。

   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于来华访问时,向周恩来总理提出要到日本国佛教“天台宗”的祖庭国清寺朝拜。原因是田中角荣和他的母亲都是“天台宗”虔诚的佛教徒,访问中国前,田中角荣的母亲千叮咛万吩咐,一定要代母亲到国清寺朝拜祖庭。

当时正值“文革”期间,佛像被毁,屋宇移作他用,损失惨重。周恩来总理深知国清寺可能遭到的破坏。所以,婉转地告诉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说天台山国清寺正在整修,待修好后,首先邀请田中角荣前去朝拜祖庭。

田中角荣虽然听后略带遗憾,可仍感到非常兴奋,满怀喜悦,深表对中国总理的感激之情。田中角荣回归日本国后,周恩来总理旋即叫国务院去了解浙江省的天台山国清寺情况,要求把整修国清寺作为中日外交大事来抓紧办好。

     1973年,国务院拨巨款进行全面整修,从北京调来大量佛像、供品。古寺重辉,法炬复燃。经过唯觉、可明住持与两序僧众的努力,新修了殿宇,形成了新的轴线,恢复了天台宗佛学研究社,“教观并重,讲修并进,清规整肃,海众乐道”的寺风重又回到了天台宗祖庭。

 

 
 
 

  三、智者大师开创中国佛教天台宗

   从国清寺药师殿的右侧台阶上去,看到的是智者大师纪念堂。在台阶左侧的石壁上,只见分别镶嵌着两块石刻:“说妙法藏”、“智者大师院”。 真是山水不语,圣人有迹,自白马驮经,佛教东传中国几百年之后,在天台山上才形成了第一个中国化的佛教宗派,天台宗。而天台宗的缔造者,就是隐居此间十年的仙源佛宗智者大师。

    智顗公元538出生,597去世,享年六十岁。是南朝陈、隋时代的一位高僧,世称智者大师,是中国天台宗的开宗祖师,俗姓陈,字德安,荆州华容,也就是今天的湖北潜江西南人,出生于显宦之家。

   他8岁为僧,20岁受具足戒。23岁从光州大苏山慧思受“一心三观”之法。30岁赴金陵,也就是今天南京市, 居瓦官寺八年讲经说法,声驰道俗,请益问道者成蹊,朝中显贵奉为神明。陈宣帝尊之为国师,甚至为他停朝日,王公高官听他讲《妙法莲华经》,也就是法华经。

    可是,此后几年,收的徒众越来越多,得法的反而年比一年少。智顗深知这是由于喧嚣的京都难以“闲居静处”,不利于修禅入定,必须找一个“深山绝人”、“头陀兰若”、“远白衣舍”之处,这个地方就是天台山。

    公元575年的秋天,38岁的智者大师带着二十多位弟子,辞别南陈京城建康,来到了僻处东南的天台山。

 其实,在南陈以前,天台山便已成名,东汉刘晨、阮肇入天台山桃源遇仙,东晋高僧昙猷石梁遇罗汉,这些故事早已广传天下。而把天台山水之美渲染到极致的,是在这里做过父母官的东晋名士孙绰,他在《天台山赋》中,将天台山与蓬莱相媲美,仿佛不游天台山,便算是虚度人生了。南朝诗人谢灵运也慕名而来,他携着孙绰的《天台山赋》,踩着木屐,带着童仆数百人,一路“伐木开径”,向天台山而来。

天台山远离京城的喧闹,也正是当年的智者大师,一心向往的清静隐修之地。“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这是唐朝诗人李白的名句,也许正道出了一个多世纪以前,智者当时的心情。

天台山方圆数百里,智者在山中寻寻觅觅拿不定主意,在何处安身。在映带着山泉的佛陇南峰,遇到了在此隐居了三十年的定光禅师。这一晚,两人在金地岭的定光庵里,有了一番交谈,智者恍然回忆起少年时期的一个梦,一老僧在那里招手相唤,“汝当居此,汝当终此”。于是,智者就在定光庵附近的银地岭,搭了一间茅蓬,种植松栗,引导流泉,开始了天台山的十年清修。

从银地岭北望苍茫群山,天台之巅华顶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仿佛一朵盛开的莲花。这座海拔千米的山峰,就这样在智者大师的眼前隐约。只是当年的佛陇环境虽好,却也是深山绝人之处,远离人间烟火。没有粮食,智者和他的弟子们如何生存呢?对于初入天台山的智者来说,这是智者遇上的第一个问题。没有粮食,那就自己种植。白天,智者带领僧众劳作,晚上诵经,身体力行,自给自足,这一农禅并重的传统,也在天台宗的寺院中代代传承,延续至今。

到了公元585年,智者大师已经在天台山隐修十年了,他创造性地将佛家思想与儒家道教思想相融会。以佛教的五戒,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对应了儒家伦理的五常,也就是仁、义、礼、智、信。又把驾鹤西去的周灵王太子晋作为了护法神。而智者大师对《华法经》的深刻参悟,也使得号称一切佛经之最的《法华经》,成为天台宗的立宗之本。

在天台山中,这位远离尘世的僧人,一步步朝着心中的佛道迈进,但他与尘世的因缘,还远远没有结束。公元585年,曾经对峙的南北朝早已北强南弱,在几次局部战争中南陈军连连败北,但后陈主陈叔却毫不在意,他以为长江天险是可以挡住隋军南下的铁蹄。陈后主沉迷诗酒美人,但也和陈朝几位帝王一样信佛,早年听过智者说法的他,即位之后就连连派使者来天台山中,请这位名满朝野的高僧,前往京城建康弘法护佑陈王朝,而智者在三年内婉拒了六拨使者。

但这一次,他知道自己躲不过了。那是一个桃花盛开的春天,陈后主亲自将智者迎至太极殿,率文武百官听他说法三日,和谈笑风生的陈后主不同,智者心事重重。他在建康依然喧闹繁华的表象背后,看到了隐藏的危机。

智者居住在光宅寺,这里原是梁武帝萧衍的故宅,昔日帝王的居所,名动天下的寺庙。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敛起了王者之气,幽居在这个高楼大厦包围的狭仄小巷内,就是在这里,智者为王太子受菩萨戒。也是在这里,陈后主效仿梁武帝,舍身为奴以示对佛教的崇信。依然在这里,智者讲解了《法华经》,有门人灌顶记录并整理成书,这就是《法华文句》,最早成书的“天台三大部”之一。

中国的儒家学说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而法家则认为人之初性本恶。智者大师则提出了性具善恶的学说,即吸收可中华文化的精髓,又一反印度佛教关于佛性至纯至净、尽善尽美的传统看法。他引导众生体验“迷信为烦恼,悟心即菩提”的境界,给佛教的中国化写上了重要的一页。

不过,隋开皇九年,也就是公元589年的元月,智者的担忧还是成为了现实。北方的铁骑踏入了建康,陈后主和宠妃张丽华被隋兵用竹篮子,从藏匿的古井吊上来时,这个浙江长兴人陈霸先开创的南陈王朝,走完了它33年的历史。南北朝169年的乱世,在隋王朝一统天下中结束了。

城破之后的一个清晨,智者带着弟子们离开了建康,在细雨中一路西行,来到了庐山。东晋高僧慧远在庐山创建的东林寺,被后世奉为净土的祖庭。智者跨过虎溪,敲开东林寺的山门,已是黄昏。一行人风尘仆仆,开门的僧人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一位名满天下的高僧。

只是没过几天,快骑赶来的隋朝使者就到了。此时,隋文帝次子杨广刚满22岁,受封晋王出任扬州总管统领江南。在后人眼中这位后来的隋炀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青年杨广却寻师礼贤,胸怀大志。对杨广来说最为得意的一次行动,就是多次致书智者大师,最终将他延请到了扬州,并授予了他“智者大师”的称号。而在之后的日子里,在一场场讲经法会上,智者大师阐发着他的佛学思想,奠定了中国第一个中国化佛教宗派,天台宗的历史地位。也在后来的岁月里,使天台宗远播日本、朝鲜、韩国和东南亚,至今香火不绝。

   隋开皇十六年,也就是公元596年,智者大师59岁,离开天台山已有十年了,他写了一封信给杨广,“愿归骨于天台”。杨广劝留不成,默许智者大师回天台山。

   隋开皇十七年,也就是公元597年,农历的十一月二十四日未时,天台宗开山祖师智者大师,在新昌石城寺,也就是现在的大佛寺圆寂了,那是个有雨的冬天,不歇的雨水,使那个遥远的下午,充满了哀伤。圆寂前,智者大师留下一封口授的遗书和手书的四十六个字。遗书是留给晋王杨广的。杨广就是后来的隋炀帝,这份遗书世俗称“石城遗书”。

60岁的智者大师在其中历述了平生弘法的六大遗憾,并向俗家弟子杨广郑重嘱托。于是,在智者大师圆寂后的第七年,登上帝位的杨广,依据智者大师生前留下的一张草图,在浙江的天台山中,兴建了国清寺,这座佛教天台宗共奉的祖庭。

 
 
 

四、国清寺宗风远播海外

   智者大师亲手奠基的天台山国清寺“天台宗”名闻遐迩,也成为了韩国、日本天台宗的祖庭,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

 早在中国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之后,日本的最澄大师于公元804年随“遣唐使”来华,从此展开了中日佛教界广泛的文化交流。在国清寺文物室里,我还看到陈列着最澄法师一千多年前入唐时的“渡牒”,这也就是现在护照的复制品。

    最澄法师到中国取经拜道邃为师。流传有“金钥匙”的民间故事。相传智者大师于新昌   大佛寺即将圆寂时,恍惚到了西天,如来佛祖对他说:“二百年后,东土有位得道高僧要来天台取经,你庙要好生接待!”智者清醒后,便将未来国清寺藏经阁的金钥匙亲手交给他的继承人灌顶。二百年后天台宗已传至十世祖道邃法师了。这一年,果然从日本来了两位和尚,一位童颜鹤发,骨骼清奇,法号最澄;另一位朗目阔额,身体魁武,僧名义真,是最澄的弟子。道邃听说最澄到来,非常高兴,立刻吩咐大开山门,鼓乐齐鸣,率领全体僧众,一直迎至隋塔之外。

    从此,最澄大师就跟道邃法师学《摩诃止观》等天台宗要义。第二年,道邃见最澄已精通天台宗经义,就在“妙法堂”举行了隆重仪式。那天全体僧众齐集“妙法堂”内,高燃明烛,焚烧檀香,口诵法华经。一霎时,鼓乐唱和,声震五峰,香烟缥缈,直达九重,钟磬声中,道邃缓步离开莲花法座,将金钥匙挂在最澄大师的颈项上。

最澄大师双手捧着胸前挂的金钥匙,行一步三跪拜之礼上了“藏经阁”,最澄口诵《法华经》,将金钥匙插入锁孔,只听得“味嚓”一声,那金锁便打开了,阁内随即飘出一股清香。顿时,阁上阁下人群沸腾,齐声高呼:“最澄有缘,台宗东传;最澄有缘,台宗东传!”道邃大师便将阁内珍藏的一部128本,共345卷的《法华经》亲手赠给最澄大师。

最澄大师回国之后,就在日本琵琶湖畔的比睿山,仿照国清建造了一座延历寺。从此,天台宗就在日本传开了。最澄成为日本天台宗的祖师。随最澄一起的弟子义真成为该寺的第一任座主。

    最澄弟子、“传灯大师”圆载一行于835年入山,从广修、维蠲学法。“智证大师”圆珍一行于853年后二次来寺,从物外学止观之教,建止观堂,题名“天台山国清寺日本国大德僧院”。982年,大东寺奝然,“圆通大师”寂昭巡礼国清寺。1072年,成寻一行来寺学法,著《参天台五台山记》,卒葬国清寺,题称“日本国善慧国师之塔”。  

    遵照日本长屋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的愿望,1982年10月,由日本天台宗出资兴建的祖师显彰碑亭落成。古松簇拥着赵朴初书写的“法乳千秋”的红底金字匾额,三座石碑平列其下。正中为“天台智者大师赞仰颂碑”,底座高、宽均为0.86米,长1.86米,碑身高为2.5米,宽1.26米,厚0.11米。左为“天台行满座主辞别最澄大师诗碑”。右为“日本最澄大师天台得法灵迹碑”,亦略低于中间石碑。三碑正面文字均为赵朴初撰书。背面为日本天台宗总本山延历寺第53代座主山田惠谛长老书。他率访华团146人参加揭幕仪式和报恩法会。现日本有天台系教派9个,寺院4464座,信徒359.1万人。

     天台山国清寺与朝鲜半岛佛教天台宗的关系源远而流长。隋代时,高句丽波若入天台山参谒智者,圆寂于国清寺。唐代,新罗僧人法融及其弟子理应、纯英从学于天台宗八祖、国清寺玄朗,730年归国,弘传天台教观。又有悟空在国清寺前建一所新罗法华院,专供朝鲜僧人来天台山求法时居住。

    宋初,高丽义通禅师入山,从国清寺清竦高徒羲寂受学一心三观,嗣法为台宗第十六祖。1085年,高丽王子义天入山求法。回国后在京城建国清寺,开创了高丽天台宗,追谥为大觉国师。后自1424年起,台宗名义隐没,而法华信仰依然盛行。至上世纪,上月圆觉大师崛起于小白山下,入山礼拜智祖,重振台学。现该宗有寺院130座、信徒约300万人。

1990年10月,韩国佛教天台宗第二代宗正南大忠率团来国清寺朝拜。1995年6月17日,在妙法堂之后,建成“中韩天台宗祖师纪念堂”,以报祖恩。纪念堂建筑面积232平方米,高18米,是一座集明清建筑精华的重檐歇山式殿堂,美观大方。韩国、日本等海外天台宗300余人前来国清寺,与国内各名山长老和僧众一起,举行盛大的纪念堂建成庆典法会,共同祝愿中韩人民友谊长青,佛缘千秋,祈求世界持久和平。

纪念堂内供奉着创立佛教天台宗的开山鼻祖智者大师、韩国天台宗大师高丽义天大觉国师和当代天台宗的中兴祖上月圆觉大师的青铜坐像。正中的智者大师坐像高1.6米,左侧义天大觉国师和右侧上月圆觉大师像高均为1.5米。三尊铜像都作结伽趺坐,手结定印,俨然佛相。像坐后面,还竖着三块彰德碑,分别刻有韩国天台宗第二代宗正南大忠撰写的三位祖师的碑文,颂扬诸祖创宗功德。纪念堂庄严典雅,象征着中韩两国人民友谊长青佛缘千秋。1997年,为了纪念国清寺创建1400周年,中、韩、日天台宗又在祥云峰麓立碑纪念。

   国清寺,作为中国佛教史上影响最大的寺院之一,就和国清寺里的千年株隋梅一样,虽然历尽沧伤,却毅然花开千年。在国清寺这千年古刹里漫游,让我感到心神宁静、安然,或许这就是天台国清寺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精华吧,它足以让一切浮躁和喧嚣停歇,让忙碌的心找到一个安静的寄托。

      岁月悠悠,山河依旧,直到今天,这里每天还有无数的海内外僧俗,来到天台山,寻宗问道。而在那片世事变幻的风景当中,我仿佛还能看到一千四百多年前,那位仙源佛宗智者大师在国清寺的身影。(作者 颜伟光) 

 
 

新闻 |  党务 |  旅游 |  专题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美食 |  女性 |  摄影 |  评论 |  视频 |  民生 |  教育 |  论坛 |  线索 |  读书
广元新闻网介绍  |  广告服务  |  法律顾问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8-2017 广元新媒体 中国广元门户网站 广元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